清晨六点。

倾慕已经养成了早起的生物钟,即便之前再累再困,也自然地睁开了眼睛。

俯首在贝拉的额头上亲了亲,他起床洗漱,临走前又给她掖好了被子。

以至于贝拉醒来的时候,依旧没有看见他。

考虑到孕妇体质跟时差的关系,大家最终给贝拉选择了下午三点的航班,这样的话,她经过长途飞行抵达纽约的时候,刚好是下午四点半,回了家用了晚餐就能马上睡觉休息。

卓然按照凌冽的吩咐给订了六个头等舱、六个商务舱,后面的经济舱随即安插两个座位,伺机保护。

贝拉上午就把东西都收拾好了。

她看见了洗手间衣篓里倾慕换下来的衣服,知道他回来过,但是她却真的好久都没有见过他了。

想了想,她还是安安静静坐在桌子前给他写了张便利贴。

“倾慕,我去纽约爹地妈咪那里了。好好照顾自己。注意休息。”

别的,再说也是多余的。

贝拉盯着字条看了看,忽然就哭了,眼泪打在了字上面,形成一滴大大的水珠。

秋日美少女憧憬未来

贝拉擦擦眼泪,将字条贴在了床头,然后叫甜甜进来。

凌冽自然是不放心的,给倾慕打电话,那边始终无法接通。

他有些懊恼,就应该彻夜不眠地守在客厅里等儿子回来的。

“父皇送去机场。”凌冽虽然口吻温润,但是声色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,这让原本要劝阻的卓然当即闭上了嘴巴!

慕天星赶紧道:“我也去!”

凌冽笑着点了个头:“好,我们一起送贝拉。”

还算温暖的中午,凌冽亲自开车,甜甜坐在副驾驶上。

贝拉跟慕天星坐在后车座上。

前面是卓然的车在开路,整个城市主干道一直延伸至机场高速路段,部戒严等待凌冽的车通过。

一路上,慕天星跟贝拉说了不少话。

“母后知道这段日子委屈了,但是倾慕刚刚开始参政,俗话说的好,新官上任三把火,他越是刚开始,就越要做出成绩来,而且他性子本就摆在那里,眼里容不得沙子,要么不做,要做就要做到最好。”

慕天星还想说什么,贝拉赶紧道:“母后不必多言,这些我自然是懂的。我的体质本就是这样,每天反胃也吃不下东西,不是说倾慕回来我身边陪着我,我就能大口大口吃下去东西的。所以,我心里有数的,倾慕是储君,身上自然有担子,我会好好安胎,生下宝宝后好好学习,争取将来可以替他分忧。”

凌冽夫妇听着贝拉说的话,都感动的不得了。

这丫头从小受了那么多苦,才会特别早熟,特别懂事。

到了机场,早已经有民航的负责人守候在那里,并且拿了一沓的登机牌过来。

战士们的护照是乔夜康让人临时办理的,都抓在他们的手上,正常过安检,却没有从里面的登机口走,而是回到了车里人有车子开到了停机坪。

等到所有的旅客部上机,乔夜康过来敲了下凌冽的车窗。

凌冽降下车窗望着他:“查清了?”

“是的,所有的旅客的个人资料都由安局细致排查,没有任何问题。现在只剩下太子妃跟战士们了。”

乔夜康说着,蹙了下眉,道:“我已经让战友去基地给太子殿下带话了,要不要再等等?”

凌冽扭头望着贝拉。

贝拉尴尬地笑了笑:“不用。我给他留了字条了,也不算不告而别,他会知道的。而且,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,我回父母身边得到照顾,他也可以心意忙他的。”

凌冽微微一笑,道:“乖孩子,去吧。到了父母那边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。宁国的新年还算热闹的,我们等着回来过年。”

贝拉点了个头,笑了。

要下去的时候,她又顿住了,扭过头望着凌冽夫妇:“如果倾羽的事情有消息了,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,都请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慕天星眼眶一红,上前抱了抱贝拉:“好孩子,自己注意身体,现在,也是重点保护的对象呢。”

贝拉笑了:“母后,再不下去,飞机上的人都在等着,我就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大家的行程了。”

慕天星放开她,在甜甜的搀扶下下了车。

大家的行李一早就被托运了,所以这会儿直接登机就好。

凌冽夫妇一直在车里等着,看着他们上了飞机,看着升降台阶撤掉了,又看着飞机朝着他们所在的反方向加速滑行,再一点点起拔飞向了高空。

凌冽深吸一口气:“有这么懂事的太子妃,是我们的福气。”

回宫的路上,倾慕的电话忽然打到了凌冽的手机上:“贝拉要走吗?快点!留住她!我现在立即赶回来!”

他也是刚刚接到消息的,心里先是一惊,又迅速让人带着他离开了基地,往太子宫赶回去。

而此刻,凌冽只能缓声道:“飞机已经起飞了,不要想太多了,专心忙的。”

倾慕沉默着。

通话结束了。

凌冽将车直接开会太子宫,跟慕天星前后下车,还道:“上官跟流光已经搬去新居了,我们备上礼物,今晚去看看。婚礼的事情流光说他自己搞定,我们尊重他的意思吧。只是,过年的时候,最好还是把倾慕跟贝拉的订婚宴给办了,这两天在家里跟母后商量一下。”

慕天星点了个头,还未开口,就看见给倾慕派的车已经停在了太子宫门口。

倾慕从车里冲下来,一脸焦急地望着他们:“贝拉呢?真的已经飞走了吗!”

凌冽点点头,拉过慕天星的手:“我跟母后刚送她去机场的,也才回来。这么多天神出鬼没的,电话打不通,人也见不着,现在倒是舍得出现了?”

含沙射影的句子里,还是有替贝拉责怪他的意思。

倾慕冷着脸,二话不说就往楼上跑!

进了房间,他一看贝拉的行李箱不见了,好多衣服不见了!

床头,那张便利签上写着让他好好照顾自己,还有一个字迹上,有着明显被泪水浸湿的痕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