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夏的天空一片深蓝色,晚上七点半,大家都饥肠辘辘的时候,想想才面色苍白地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。

她的精神好像不怎么好。

闭着眼,要睡不睡的。

纪倾尘夫妇看了,很是担心,连连追问医生情况,医生道:“这是第一次做,头晕恶心什么的都是正常反应,不必太紧张,如果严重了,就随时叫我,我今晚在纪小姐卧房对面的办公室值班。至于这一次透析的效果,要等到明日给她再做一个面的检查,跟之前的检查报告作对比才能清楚。”

如此,纪倾尘夫妇也只能暂且把心吊着。

其实从女儿发病的那天起,这种思想准备他们都是有的。

纪雪豪走上前跟着大家一起推着想想回去,而倾慕跟贝拉看着想想这么苍白无力的样子,都表情凝重。

军校傍晚六点晚餐左右的时候,倾容刚打过一个电话过来,让倾慕无论如何一定要在想想昨晚透析的时候,拍张想想的照片给他发过去,他只要有机会开手机,就会拿出来看见的。

而眼下,想想这副虚弱的样子,如果真的给倾容发过去了,那不是得心疼死他?

来的时候,是坐轮椅的。

回去的时候,就是推着一辆担架车了。

贝拉跟在一边走着,心里着急:“要不过会儿,等着想想姐姐的精神好些了,我给她打扮一下,再给大殿下拍一张发过去?”

公交车上戴耳机浪漫粉色少女图片

倾慕摇了摇头:“大皇兄又不傻,你把想想拍的太健康,反倒让他看出问题了。而且,这种事情,顺其自然是最好的。”

倾慕的想法是,如果想想身体不好了,那么让倾容一天天看着她的样子,倾容也能看出来,他也能有心理准备的。这总比一直瞒着倾容,给倾容看想想容光焕发的样子,让他觉得她一定不会有事,然后她忽然出事,这样的心理落差对倾容来说反倒是伤害。

贝拉细细体会着倾慕的话,点点头。

将想想送回了房间,倾慕不方便进去了。

因为纪夫人要给她擦身子,换衣服。

倾羽是当小间谍进去的,手机相机关掉了声音,趁着纪夫人去洗手间的时候对着想想拍了好几张,然后出来,给倾慕跟贝拉挑。

倾羽道:“我觉得,我觉得想想姐姐好像弥留之际的样子,好可怜。”

“不要胡说!”倾慕皱了皱眉,目光从相片上挪开,有认真凝视着倾羽:“不许再说成语!”

倾羽:“、、”

倾慕的心里也是挣扎的,挑了两张看起来气色好像有些好的,给倾容发过去了。

其实他也知道这是自欺欺人,因为环境、背景、表情、光线什么都是一样的,每张拍出来都差不多的。

怕倾容心里难受,他赶紧给倾容又加了一句,道:“医生说,有人做完出来,脸色比她差的大有人在呢!能回来而不是继续留在医院的大楼里,就说明没什么太大问题,你别担心!”

八点刚过,曲诗文就忍不住上来劝着:“三殿下,您跟小公主,还有沈小姐都饿坏了吧?雪豪少爷也是,你们都在长身体的时候呢,快点下

来开饭吧!”

倾慕确实是饿了,他点点头应了声,又牵着贝拉去叫纪倾尘他们一起吃。

不多时,人都聚齐了。

餐桌上,纪夫人吃的速度很快,她最先吃完就起身,然后接了曲诗文给想想熬的药膳粥,就上去喂女儿了。

纪倾尘在下面坐着,一手端着碗,一手拿着筷子,面色沉重无比,每送入口中一次食物,他都是囫囵咽下,味同嚼蜡!

他还记得妻子刚刚怀孕的时候,他那欣喜若狂、期待着小生命降临时候的心情,他还记得陪着妻子在产房里,亲眼看着女儿出生,亲手给女儿剪脐带时候的表情。

纪雪豪给父亲盛了一碗汤。

他知道今日姐姐的肾透析效果其实不好,不然姐姐不至于好像才做了一次,就承受不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