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母听着女儿这担忧的话,忍不住笑起来“放心吧,我跟他说了,我没什么钱,我已经不是蓝家的儿媳了,蓝家也不会再给我钱用的。”

“你真这么跟他说啊?”蓝言希心下一松,知道妈妈也不像会被爱情冲是头脑的人,她肯定也有计算的。

“当然了,毕竞,他比我小六岁,我对他也没多少信心的,但眼下有个人相伴也总比没有的好。”蓝母感慨自嘲。

“妈,这都怪女儿,最近忙工作忙恋爱,却把你给撇一边了。”蓝言希自责不己。

“这也不怪你,之前我跟那个人在一起时,我就知道你一直不同意,也不愿意来打扰我们,你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,妈都知道。”蓝母温柔又感动的看着女儿。

“妈,我今天请了假,我们出去逛逛街吧,我们母女有很久没一起出去玩了。”蓝言希此刻心中有愧,只想迷补妈妈失恋之痛。

“好啊,走吧,妈妈也正想给你买点订婚的首饰什么的。”蓝母倒是挺开心的。

“妈,你不要再给我买东西了,钱都留着自己用吧,你还替我愁啊,爷爷都说给我备了一份大嫁妆呢。”

蓝母温柔的笑起来“你爷爷给的是他的,又能算我身上,我是你的母亲,虽然我也没多少钱,但好歹让我尽尽母亲之责吧。”

蓝言希知道母亲是铁了心要给自己买东西了,她只好点点头“那行,你要送什么,得让我自己挑。”

“又要给我省钱啊?”蓝母皱眉,虽然她只生了这么一个女儿,却是一个贴心小棉袄,她是打心底觉的温暖。

蓝言希笑而不语,她当然要给妈妈省着点用啊。

如花似朵清纯女孩天真烂漫生活照

医院!

白依妍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后,突然见红了,吓的她赶紧给季越泽打电话,季越泽从公司焦急的赶回了家,看到刘小星和冷菲也是一脸焦急的表情。

“季二少,小妍是要生了吗?赶紧去医院啊。”刘小星一脸惊喜的问。

季越泽快步冲到二楼的卧室,白依妍刚换好一套衣服,一张俏脸紧张的不行“完了,完了,我才八个月,怎么就见红了?季越泽……我害怕!”

“别怕!”季越泽快步走到她的身边,温柔的握紧了她的小手“不要怕,没事的,我们先去医院看看情况!”

“嗯!”白依妍忍不住的伸手去托住自己的肚子,脚步很缓慢的跟着季越泽走下了楼去。

刚下了楼梯,白依妍就感觉肚子绷紧了,紧接着,是一阵紧似一阵的疼痛。

“啊,不行了,好疼!”白依妍一把抓紧了季越泽的手臂,俏脸痛的皱了起来。

季越泽心慌了起来,赶紧将她扶着坐到了车上,刘小星和冷菲二话不说就赶紧跟着坐了进去。

“小妍,你忍着点啊,我们这就去医院,小少爷要出生了!”刘小星赶紧在旁边安慰白依妍。

白依妍此刻只能忍着这一波一波的痛楚,怀孕以来,她一直很镇定,可此刻面临着生产,她不淡定了,可却知道避不掉的,也只能坚强面对了。

季越泽加速将车子开到了医院的大门口,立即就带着白依妍去了医院那里,有专门的医生过来给她检查一下,微笑说道“孩子要出生了,赶紧去产房,已经开了三指了。”

“啊…!”虽说做了心理准备,可白依妍却还是吓的白了脸色。

季越泽在旁边看着妻子那惊慌无措的表情,忍不住的问医生“生孩子是不是真的很疼啊?”

医生点点头“疼痛是难免的,由其是第一胎,女人更是受罪,不过,想想新生命吧,这是每一个女人都要经历的事情,放轻松一点!”

“我想陪她进去,可以吗?”季越泽恳求医生,他真的不想让她一个人进产房,那样太孤单了。

“不不不,你别进来,季越泽,你千万不要进来。”原本想进去陪伴她的,可没想到,白依妍一脸坚决的态度,最后进产房的那一刻,还回头对他摇手“你要进来,我不跟你好了!”

“小妍……”季越泽一脸蒙圈的表情,又焦急又无奈。

由其是听到她说最后一句,他更是哭笑不得。

冷菲在旁边安慰季越泽“小妍肯定不想让你看到她生孩子的样子,听说男人会有阴影的,你就听她的话吧。”

“我不会有阴影的。”季越泽十分肯定的说。

“你没阴影,小妍都会吓出阴影来的,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吧,小妍很坚强的,她肯定没事。”冷菲不由的笑起来,她是真的佩服季越泽,如此专一的爱着一个女人,宠她入骨。

季越泽只能焦急的等候在门口了,想进去,又不敢进,高大身影在门外转来转去,最后才想到要给奶奶和妈妈报喜。

一个多小时后,老太太和兰悦满怀欢喜的走了过来,看到季越泽一个人在门口等候,赶紧问道“怎么样?我的小重孙出生了吗?”

“妈,你怎么就知道是孙子呢?”兰悦听了,不由的笑起来问。

“就是孙子,我有预感!”老太太十分肯定的说道。

季越泽却在旁边一脸奇怪的看着奶奶“谁说一定是孙子的,我可不喜欢儿子,太调皮了,一到青春期就管不住,我觉的女儿才好呢。”

“说什么呢,找打是吗?”老太太直接拿手里的拐杖朝孙子打去。

季越泽赶紧转身躲开,嘴里却不服气的说“奶奶,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啊,我十六岁就一个人离家出走了,不是把你跟爷爷气的要跟我断交吗?”

“还说啊!”老太太真想把这孙子打一顿。

兰悦在一旁赶紧温柔的相劝“妈,别打他了,不管是女儿还是儿子,都是我们季家的孩子啊。”

“对啊,奶奶,孙子孙女都是季家的,你就别生气了。”季越泽也赶紧笑眯眯的安慰。

“哼!”老太太气瞪着他。

门外争执不休,产房内,白依妍躺在床上,脑子清醒的感受着来自腹部的疼楚,她抬头看着白色的天花板,这会儿,自己复杂的人生在脑海里快速的过了一遍,她就要有孩子了,这简直就像是一场梦似的。

白依妍可能是因为她从小就练武的关系,身体素质还是很不错的,仅仅只用了两个多小时,就开完了指,接下来就是生产了。

“用力,小家伙的脑袋出来了!”医生在旁边很温柔的指导着她。

“为什么这么疼啊?不行了,我要死了!”白依妍以为自己能忍受得住那种疼的,可真正到了这一步才发现,她想死啊。

“小妍,再用点力,马上就要出来了!”旁边刘小星和冷菲都跟着进来了,因为她们想给白依妍打气,幸好这里的医生都没说什么,不然,只怕早让她们出去等了。

白依妍感觉自己用尽了身的力气,终于,她感觉到身体突然轻松了下来,紧接着,她就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啼哭声,仿佛是在跟这个世界打招呼。

“是个漂亮的小公主!”医生微笑的说道。

“啊……”在场所有人表情皆是一怔。

白依妍却闭上了双眼,不由的笑起来“是女儿,我有女儿了!”

医生抱着孩子走出了产房,就看到门外等候着的一群人。

兰悦快步的走过来,伸手接过了医生手里的小婴儿。

“是个漂亮的千金!”医生笑着说道。

老太太一脸不敢置信,表情呆住了,之前杨思语偷偷的告诉过她的,说是儿子的,怎么会是女儿?哪一个细节搞错了吗?

季越泽直接走过来,看了女儿一眼,直接说了一句“哇,怎么有点丑?”

兰悦立即瞪他一眼“你刚出生的时候,比你女儿还丑!”

季越泽这才笑着转身问医生“我妻子情况好吗?她什么时候能出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