俞娴雅把整个客厅都细细的扫了一遍、两遍……

“没了……真的没了……”

女孩喃喃低语,面上又悲又喜。

折磨了她这多天的怪物逃走了。

竟然是那么狼狈的逃走了。

看着满地的碎玻璃,她想笑。

身子却倏然软倒在地。

“小雅!”

俞母急急上前扶住女孩,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就是……一下子有些没力气。”

女孩微微带着些轻喘的说道。

元气美少女毛衣超短裤修长美腿私房写真图片

防备了这么多天、时时刻刻Jǐng惕着,甚至连觉都无法安眠,无论是身体还是jīng神,她都已经达到了承受的上限。

她真的很疲惫了。

如今心神一松下,她强撑的姿态便再也维持不住。

她没力气了。

……

“来,坐在沙发上。”

俞母、还有随后走过来的俞父一起把瘫坐在地上的女孩扶到了沙发上。

女孩歪着脑袋靠在俞母的肩上。

夫妻俩看着女儿,笑着一脸的温柔。

……

“萧师傅。”

李焱走到萧骁的身边,“那个家伙还会来吗?”

它只是逃跑了不是吗?

李焱的话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俞娴雅更是身子一僵,本来有些松缓的神sè立即渗出了丝丝的惊恐。

嘴唇泛白,毫无血sè。

……

“我不会给它这个机会的。”

萧骁面sè清淡,语气中的笃定之意却让众人提起的心又缓缓落回了原处。

“不用担心,既然我接了这个委托,自然会做好收尾工作。”

“不会再让它来打扰令嫒的生活。”

萧骁垂眼轻笑。

……

“萧师傅,谢谢你。”

俞阿姨拍拍自己女儿的背,在俞娴雅坐直后,她起身走到萧骁的面前。

随后,俞父扶着俞娴雅也走到了俞阿姨的身边、萧骁的对面。

“萧师傅,谢谢你。”

“谢谢你,萧师傅。”

俞家三人向萧骁弯下了腰身。

……

“萧师傅,你等我一下。”

话没落尽,直起身子的俞母就已经脚步匆匆的往卧室走去。

很快,俞母便又走了出来。

手上拿着一个盒子。

“萧师傅,这是我出嫁的时候我妈给我的玉镯子。”

“据说传了好几代了。”

“我想应该还是值些钱的。”

俞母打开搭扣、把盒子转向了萧师傅。

里面是一个碧sè喜人的玉镯子,让人恍若看到了森森的幽林,几许的凉意与神秘。

“希望萧师傅不要嫌弃。”

……

“啊。”

俞娴雅低呼一声。

她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嘴。

虽然之前俞母给她看这个镯子的的时候,她撇嘴嫌弃老气。

但其实,她心里是很喜欢这个镯子的。

这么纯粹深幽的绿sè,总是轻易的就让人的目光陷入了其中。

而且,毕竟传承了好几代的玉镯子,想必价值不菲。

现在,看到这个本该属于她的镯子被当作报酬递给了萧师傅,即使满眼的不舍,她也没有说什么。

毕竟,比起一只玉镯子,自然是她以后不被怪物缠身这个结果更为的重要。

即使清楚的知道这一点,心里的不舍却没有半分的减轻。

她的手不由得微微动了动。

她再次后悔了自己当初的冲动。

……

没有演那一出,那么,一切都不会发生了。

无论是这段让她惶惶终rì、不得安眠的经历,还是本属于她的玉镯子转送他人之手。

她也埋怨上了那个蔡天师。

既然这么有本事就不要装作一副招摇撞骗的样子混淆视听!

她以后,绝对要对这些什么天师道士的敬而远之!

这番被恐吓的经历一次就够了。

再来一次,她怕是要疯了。

……

萧骁伸手接过俞母手里的盒子。

李焱在一边伸长了脖子。

看清楚了盒子里的玉镯子,他不由得砸了砸嘴。

虽然他不懂玉,但是基本的玉的品相他还是看得出来的。

这只玉镯子显然价值不菲。

俞阿姨果然是拿出压箱底的好东西了。

……

萧骁垂眼看了一会盒子里的玉镯子。

然后,他伸手阖上盒盖,“那么,我就收下了。”

他没有拒绝。

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对方承诺付出足够的价值。

这是一场交易。

“那么,我就告辞了。”

萧骁浅笑,“毕竟,还有个逃跑的家伙需要我去抓住。”

……

“萧师傅,谢谢你。”

看到萧师傅收下了盒子,俞阿姨松了一口气。

她知道,自己的这个祖传玉镯子自是比不上徐氏珠宝行的镇店之宝的。

毕竟,就算传承了几代,祖上却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,留下的玉镯子虽然珍贵,却也没有那么的值钱。

她拿去鉴定过,也就差不多几十万的价钱。

……

在萧师傅展现出实力后,她就有点担心对方看不上她的这个镯子。

之前请的大师已经花了他们家大部分的积蓄。

他们已经拿不出更多了。

……

萧师傅收下了镯子,并且没有问他们要更多的报酬,俞阿姨很感激。

“萧师傅,这次真的谢谢你了。”

“要不是你,不知道小雅这孩子还要受多久的罪。”

俞阿姨拉过身边的女孩,伸手轻拍对方的手背。

“小雅这几天,吃不好、睡不好,长此以往下去身体绝对会垮掉的。”

“学校也请了好多天的假了。”

……

俞母絮絮叨叨的话让俞娴雅想起了这段时间的辛苦。

她突然没有那么介怀失去的玉镯子了。

不过一个镯子而已,哪有自己摆脱了那个怪物重要?

是啊,她摆脱了那个怪物。

直到现在,她好似才有了实感。

她的担惊受怕结束了!

……

“谢谢你,萧师傅。”

俞娴雅再次认真的对眼前这位看上去比她大不了几岁的男子道谢。

“萧师傅,你要去哪里?我送你。”

俞叔叔出声问道。

……

“不用。”

萧骁摇了摇头,“等下要做的事坐车不方便。”

“那么,我就告辞了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萧骁看向李焱、李母,刚要开口道别,李焱抢先开口了,“妈,我们也回去吧。”

“我想俞阿姨他们也应该需要一些时间缓缓。”

“嗯。”

李母点头。

女儿好不容易摆脱了脏东西的纠缠,他们一家人的确需要一些单独的空间好好聊聊。

“那么,我们也告辞了。”

李母对俞母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