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刘裕的脸色一变,看向了声音来处,只见刘毅一身平民打扮,穿着缮丝衣服,与何无忌,孟昶,刘粹,诸葛长民等人并肩而来,而赵毅,刘藩等他的亲属与手下,则都跟在他的身后,足有百余人之多。

刘牢之的眉头一皱,看着刘毅,冷冷地说道: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最近名动京城的大英雄来了,一箭毙苻融的刘希乐,你今天又想来做拯救大晋的英雄了吗?”

刘毅微微一笑,向着谢玄和王恭先行了个礼,转而向着刘牢之行了个军礼:“刘将军,你这可是冤枉我了,我刘毅可从没有在京城有什么势力,更不会让人四处宣传我的那点小小功劳。不错,苻融是我杀的,但战场之上,取下敌将首级,靠的是大家一起的努力,如果没有寄奴带着我们冲破敌阵,我也不会有这个机会,这点,我是清楚的,至于这个传言为什么会在京城中流行,我也很奇怪,只怕,有些存心不善的人,想借此来分裂我们北府军,离间咱们兄弟的情义啊。”

刘牢之冷笑一声:“哦,你还看重兄弟情义?那么请问有情有义的刘毅刘军主,你在这个时候又出来想要逞能争功,难道顾及了和我儿敬宣的兄弟情义了吗?”

刘毅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跟阿寿是战场上过命的交情,阿寿,没错吧。”

刘敬宣勾了勾嘴角,淡然道:“我们确实是战友,不过在一起并肩作战的时间不多,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这里,寄奴才是跟我最久的人,刘毅,今天你突然出现,意欲何为?”

刘毅笑道:“阿寿,你天生神力,勇武过人,只要一出现,一定可以惊得这些人放下刀剑,束手就擒,但是若是有些人顽固不化,认定了死路一条,干脆拼了这条命也要赚几个,那事情可能就会弄砸了哦。”

刘敬宣的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,是说我有勇无谋,无法让这些人听话服气吗?”

刘毅摆了摆手:“不不不,阿寿,你弄错我意思了,我是说,这些人如果看到你,正常情况下会吓得弃剑投降的,但也不排除有些穷凶极恶之徒,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,刚才我看这些人里,明显有些人在蛊惑人心,制造事端,如果你不把这些人给找出来,怕是会有麻烦的。”

刘敬宣冷笑道:“哪个敢乱来,老子就弄死他,还怕什么麻烦?”

刘毅笑着看向了谢玄:“玄帅,阿寿忠勇耿直,但是容易上了小人的当,玄帅的意思应该是和平解决,让这些人放下刀剑,但是要做到这点,得先把里面带头的人给找出来,这些人,可不简单哦。”

王忱上下打量着刘毅,冷笑道:“原来这位就是一箭毙苻融的刘毅刘希乐啊,果然是谈吐不俗,不过,你有什么办法能把这些个所谓的带头闹事的给找出来呢,还有,你说他们敢拼命?不至于吧,现在几千北府军把他们围困住,他们没有长兵器,没有甲胄,没有弓弩,怎么敢反抗?”

长发美女牛仔热裤长腿图书馆优雅气质写真图片

刘毅微微一笑:“正常人是不会反抗,但若是不畏生死的人,就难说了。王长史,有些事情你不知道,这世上有些药物,可以让人舍生忘死,不畏刀剑的,别说是手中有刀剑,面对几千军队,就算手无寸铁,去面对具装甲骑,他们也能无所畏惧的。”

说到这里,刘毅笑着看向了刘敬宣:“阿寿,我说的对吗?”

刘敬宣咬了咬牙,重重地“哼”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
刘牢之的眉头紧锁:“刘毅,你的意思是,这些人里有天师道的徒众?”

王忱的脸色一变,断然道:“刘将军,这种话不要乱说,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瞎猜,刚才谢镇军已经说过,天师道的道长们,都是仙风道骨,怎么会跟这些江湖匪类有关系呢?”

刘毅哈哈一笑:“王长史说的对,可能是我表达的意思有点误差,我是说,有些药物可以让人不畏生死,失去理智。天师道擅长配制这些药物,在战场上让弟子服用,可以悍不畏死,而江湖匪类,通过各种方式搞到这些药的,并不是不可能,所以若是真的有人煽动,只要一吃药,那两眼血红,群情激愤,那可就真的反了哦。”

王忱显然也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他目光呆滞,喃喃地自语道:“这,这样也行吗?”

刘毅转身向着谢玄行了个礼:“玄帅,为今之计,我们虽然稳操胜券,但若是此辈中有人服食药物,引发骚动,那就会生出不少别的事端了,也与玄帅您网开一面,放这些人的想法不符,不知属下这样猜测,您是否认同呢。”

谢玄点了点头,平静地说道:“刘军主,你说的很好,那按你的想法,应该如何行事呢?”

刘毅微微一笑:“以利诱之,分化瓦解,同时避免刺激他们的情绪,这样就不会出大的问题了,不过,还需要玄帅授我便宜行事,临机决断之权。”

谢玄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,点了点头:“可以,刘毅,按你的想法去做吧,如果你能不伤一人,和平处理此事,我会记你一功。”

刘毅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,一闪而没,转而行了个礼,大声道:“得令。”

刘穆之站在刘裕的身边,小声道:“刘毅果然厉害,观察的很准啊,一眼就看出人群中有天师道的人了。”

刘裕微微一笑,低声回道:“没这眼力界,也不是刘毅了,不过,你觉得他真的能解决此事吗?若是真有狂徒在从中作梗,他也不好直接把人拿下吧,至少我是看不出是谁在煽风点火。”

刘穆之笑道:“怎么,你刚才抓刁弘的时候,就不是在人群里了?”

刘裕摇了摇头:“刁弘就是躲在一个地方不动,很容易就查到,可是刚才的人群里,挑头闹事的人,每句话都换地方说,还会变嗓音,我找不到他的方位。”

王妙音的声音在一边低低地响起:“未必要直接找到此人啊,只要把其他普通人分离出来,最后剩下的,不就是那个煽动者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