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间的光芒绽放,整层塔身宛如镶上了一层金边,华丽绚烂,璀璨若朝霞。再加上塔身那股充满洪荒岁月的气息,万古塔顿时愈显庄严神圣,肃穆宏大。

四人纷纷抬头望去,只见塔身上金光席卷,如天河瀑布垂落九重天,一条金光大道绵延铺展而下,一头连接着第两千六百八十三层,一头延伸至地面。

随后,顶端金芒一闪,一名清秀的少年蓦然出现在金光大道上,向下俯视。

“苏恒哥哥!”青儿雀跃,俏脸红扑扑的,脸上神情说不出的激动。

熟悉的声音萦绕于耳,少年神情有些恍惚,沉浸在无休止厮杀中近两个月的冰寒之心骤然一暖,如数九寒冬初遇第一缕春晖,冰消雪融,冷酷严寒化作了绕指柔。

目光在下方扫过,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,少年嘴角微翘,露出一个阳光和煦的笑容。脚下光晕流转,少年身化白影,顺着金光大道闪掠而下,几个呼吸,便来至众人近前。

“峰灵,云姐姐,青儿,月舞。”他一一唤出几人的名字。

峰灵认真打量了眼前的少年几眼,脸上不禁露出讶色,他发现苏恒的境界竟没有半点提升,和两个月前一样,还是人仙高阶境。

“小子,你……”

苏恒哈哈一笑,解释道:“境界未进,劫过其五!六重人难若过,地仙于我,不过是囊中之物。”

少年语气平淡,但言辞之间却带着一股令人折服的自信。

萧暮云忍不住吃惊道:“你在两个月内,渡过了五重人难?”

活力阳光下的清纯美少女操场写真图片

苏恒点头。

萧暮云震惊,久久未语,半晌叹道:“两月渡过五重人难,这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。这万古塔,堪称三仙之境的作弊神器了,有它在,兴许你真能在古战场开启前追赶上仙宗宗子们的脚步。”

顿了顿,她疑惑道:“不过,你为何不等地仙六难悉数渡过再行出关?”

苏恒无奈道:“云姐姐,非我不想,实力所限,再难寸进。万古塔第两千六百层以上,已然有人仙高阶的怨灵出现。一只两只都无所谓,可那成千上万的数量又岂是好对付的?更何况,塔中还诞生了些许有灵智的怨灵。”

“两月征伐,无尽厮杀,纵使我有三身不灭术护身,也是险死还生。若是为求早日渡过第六重人难,急功近利,强行为之,恐将得不偿失,一失足成千古恨。”

“有灵智的怨灵?”众人听得一惊,对这个消息感到特别意外。

“万古塔起源古老,无数岁月过去了,塔中发生某些不为人知的异变,也不是不可能。”峰灵看了苏恒一眼,道:“你能急流勇退,不贪一时之利,倒是难得。如此,我对这次邪魔两道联合举行的盛会就更有信心了。”

“盛会?什么盛会?”苏恒愕然。

“苏恒哥哥你忘了?三日后,就是邪道遴选古战场参战者的日子了。”青儿在一旁解释。

出于对峰灵和萧暮云的尊重和该有的礼仪,苏恒只是向青儿递了个眼神,并不在旁人跟前你侬我侬的。此时青儿开口

,他才转过身来,摸摸少女螓首,“小丫头,苏恒哥哥不在的这段日子,你过得还好吗?没人欺负你吧?”

小丫头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嘻嘻笑道:“没有哦。有峰灵大哥、嫂嫂还有月舞姐姐在,怎么会有人欺负青儿呢?”

说着,小丫头小嘴一瘪,秋水眸子含情脉脉地看着少年,“只是让苏恒哥哥受苦了。”

苏恒知道她指的是运劫术的事,摇头笑笑,也不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。

少年转身,目光落在冷月舞身上。

两位倾国倾城的绝色少女站在一起,同样的风华绝代,却各有各的风采。不同于青儿的甜美温婉,冷月舞则摆出一副高贵冷艳的姿态,见苏恒望来,她冷哼一声,淡淡道:“也就几十天没见,眼神就这么不好使了?本小姐都站这儿这么久了,才看到吗?”

苏恒哑然。

“呀,我们的冷大小姐什么时候走起了女王风?”心念一动,他几步上前,凑到冷月舞跟前,细细打量着那副精致的娇颜,随即摸了摸下巴,一本正经地评价道:“别说,还真有几分样子,震得草民是瑟瑟发抖,险些纳头就拜。”

冷月舞美眸斜睨,眼角已是有了些许笑意,却又强忍住了。

“一介草民苏恒,见到本女皇陛下,还不快快三拜九叩,大礼参见?”她继续敲打。

“拜你个头!”苏恒笑骂,伸手在冷月舞莹白的额头上轻敲了一记,“女皇陛下你的江山都没了,还做春秋大梦呢?不如回头给草民我捏捏肩,把草民伺候舒服了,还能赏你一口饭吃。”

冷月舞猝不及防,被苏恒打个正着,耳边还传来那痞里痞气的调侃,登时气得牙根痒痒,再难保持那副高冷的姿态,美眸如欲喷火地瞪着少年,“臭家伙儿,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

苏恒笑了,反问道:“你家的狗嘴里还能吐出象牙来?”

“你……”冷月舞一时语塞,竟无言以对。

青儿在一旁莞尔娇笑,眼看两人又要掐架,连忙上来打圆场,“苏恒哥哥,你可别欺负月舞姐姐了。”

苏恒刚要说话,突然神情一滞,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之色。神念外放,在周遭环境细细感应了片刻,神色惊疑不定。

“发现了么?”峰灵看他。

“这天地……”

“不止是这里,连整个洪荒大陆的天地环境都变了,未来千年万年,或许将再现上古时代的修真辉煌。”

苏恒瞳孔猛地一缩。

“此处不是谈话之地,我们回去再说吧。”

……

天香府,苏沐苑。

湖心之亭,五人齐聚一堂,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湖面。

那里,一面由湖水凝结而成的水镜凌空悬浮,镜面水波荡漾,显化出一幕幕光影景象。其中,有数万里山脉绵延,有大神通者呼啸山河,有件件异宝照耀大千……

苏恒默默地看着镜中的一切,不时抬头,向东边天空那道通天神虹眺望而去,剑眉微蹙,带着挥之不散

的深深忧虑。

水镜中所呈现的,正是昨日苍山外所发生的一切。

苍山是苏恒的故乡,是生他养他的地方。对于外人来说,曾经的苍山是半个禁地,但对苏恒而言,这世上,再无第二个地方能让他感到那么亲切。

现如今,苍山突起神虹,疑似隐藏了惊世大秘,云聚八方风云,吸引了全天下人的目光,成了真正的是非之地,这让他怎能不担忧?

镜中画面不断闪过,当那金光秘 洞出现的刹那,苏恒不禁发出一声轻咦。

“怎么了?”众人纷纷望来。

他们都知道苏恒的过往,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苍山里的一切。此刻,峰灵特意以大法力再现昨日之景,就是期待着他能否看出些端倪。

因此,在苏恒出声的同时,峰灵手一指,画面顿时定格在那金光灿灿的山洞上,并且放大了数倍,好让苏恒看个清楚。

“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?”

苏恒不答,而是道:“先不要停,我再看看。”

峰灵点头,镜中画面继续变幻。终于,在看到两大神相化形显圣,端坐苍山之上,镇封十方世界时,苏恒霍然站了起来。

“师父?!”

苏恒失声惊呼,满脸震撼,眼中尽是难以置信之色,死死盯着镜中那道宛如“仙灵”般的神相。

师父?

众人面面相觑,都被苏恒的反应吓了一跳,而他说的话也同样惊人,他居然叫那“仙灵”……师父?

“小子,你说他是你师父?”

“是师父!一定是师父!”苏恒情绪开始激动,脸色都涨红了,坚定道:“虽然他的样貌被遮住了,但师父对我有十年养育之恩,我又岂能认不出来?师父……师父他没死!他没死!他还活着!”

少年双拳紧握,眼睛有些发热,心中思绪波澜起伏,难以平静。

他这一生,遇到过如峰灵、玄真真人等修真启蒙之人,也遇到了青儿、冷月舞这些红颜知己,但对他恩情最重的,乃是那抚养他十年之久的师父。

身处苍山的那段岁月,或许单调,却是他最无忧无虑的时光。

当初,师父仙逝,苏恒心痛至极,恨自己无能报效师恩,这也成了他一生的遗憾。但今日,见到“仙灵”神相的第一眼,苏恒就认定他就是自己的师父。

或许……或许当初师父是在骗自己,他根本就没有死!

以前他懵懂无知,不识诸般神通妙法,但自从步入修真界后,他愈发体会到师父所授《超脱心经》的不凡。试问,能掌握如此奇经、且居住在世人眼中半个禁地的苍山,又怎么可能会是凡人?

以师父的本事,只须略施手段,便可瞒过自己,这绝非难事。

这种想法很早以前就在他心里萌生过,但他始终不敢确定,甚至觉得那只是自己因思念而诞生自欺欺人的念头罢了。

但今日,见到神相的第一眼,他便难以抑制心中的欣喜和激动。师父未死,或许并不是个遥不可及的幻想和奢望!